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天汉美术网 >> 美术频道 >> 评论 >> 浏览文章

关于“意”中国画创作随笔

日期:2011/9/13 17:30:05 来源:环球收藏网 程大利   【字体:

“意”是中国画的一个理论范畴,最早见于南齐谢赫的《古画品录》中,谢赫评论顾恺之的艺术时指出:“格体精微,笔无妄下;但迹不逮意……”谢赫把“意”作为“迹”的对立面提出来了。如果说迹是指的图形,那么意就是思想内涵了。唐代的评论家张彦远把意看得特别重,他说:“夫象物必在于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他认为立意对于“六法”有个统帅作用。以后,历五代、宋、元、明,历代画论不断阐述“立意”。苏东坡对此有较深的见地,他评论文与可的竹子作品时说:“竹之始生,一寸之萌耳,而节叶具焉……今画者乃节节而为之,叶叶而累之,岂复有竹乎?故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执笔熟视,乃见其所欲画者,急起从之,振笔直遂,以追其所见,如兔起鹘落,少纵则逝矣。”苏轼在这里特别强调下笔之前进行构思的重要性。“意在笔先”成为中国古代画论的一个基本观点。

  意是画家学识、修养的体现。当今的国画家不重意者很多,遂使许多作品走入一味玩弄笔墨,懵里懵懂,没有韵味、没有生命的路上去了。意是画家与读者交流情感的通道。笔墨的美多是给内行人看的。而对意的品味则是人人可以加入的,只是欣赏也有个高下层次的问题。画家要把自己的情感通过立意融入作品,形成境界,正如石涛所说:“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所谓“意造境生”,“因心造境”都是指出画家的情感在意境创造中所起的主导作用。

  布颜图把立意的灵感称为天机,他说:“天机若到,笔墨空灵,笔外有笔,墨外有墨,随意采取,无不入妙,此所谓天成也。”但灵感是修养和求索的结果,是心灵的火花,是历山川,开眼界,爱读书,多巧思的结果,是中国画家智商的体现。

  宋代人认为苏东坡喝了酒有灵感,酒后常有佳景。黄庭坚有这样的记述:“元祐中锁试礼部,每来见过案上纸,不择精粗,书遍乃已。性喜酒,然不过四五龠已烂醉,不辞谢而就卧。鼻鼾如雷,少焉苏醒,落笔如风雨。虽谑弄皆的意味,真神仙中人!”这一小故事写了苏东坡“书遍乃已”的勤奋,又写了酒后激情跌宕落笔惊风雨的功夫,两者是有因果关系的。东坡生前曾叫人画了几幅肖像,最著名的是程怀立和名家李公麟两位的。李公麟画的东坡坐在石头上,膝头放着一根长拐棍。黄庭坚说此画把握了东坡微醉的神情。他以这种姿势轻松斜坐,思考着物质世界万方仪态,同时却又享受着大自然无心的韵味。他仿佛随时会站起来,信笔挥洒,写出胸中的感慨,或诗或画或书。看了这幅作品,会很自然想起“意在笔先”这句话。

  除了是一种主题的把捉,意还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对笔墨起着支配的作用。意、理、法是画家不自觉中遵循的三个过程,谁也不能把这三个过程断然分清。中国画家观鹅颈,观袅袅浮动的烟气,实际上是对形式的探索,这其中就有“意”的因素。文同久习书法进展不大,有一天在山道上漫步,看到两蛇相斗,忽悟其中的奥妙。他由两蛇的争斗韵律得到了灵感,将它们蜿蜒的动作并入书法风格中。另一位书法家曾望见樵夫和村姑在狭路相逢,从而领悟韵律的秘决。两个人都迟疑半晌,想让路,结果两个人都茫茫然不知道谁该停下来等对方过去。这两个人前前后后的动作造成一种张力、冲击和反冲,据说让这位大书家由此而发现了书法的原理——“担夫争道”。

  有一种绘画看上去没什么立意,如一些抽象的国画,用些纷乱却不失协调的线组成画面,画家想以此韵律来记录胸中的某种感受,而不是抄袭眼前的东西。八大的画可以说是以最少的笔墨表达尽量丰富的“意”。苏东坡仅存的那幅《竹石图》,笔墨极简,却除了不必要的物体,正可刺激观者的想像,给人无尽联想空间,那几簇竹叶,或者是在月下休息,或者是在风中摇曳,或者是在雨中沉吟,其中的韵味表达着作者的心境,这种心境令读者赏心悦目,受到感染。

  所以,中国的文人画又叫写意画。意是个非常大的概念,它几乎包括着画家胸内的一切,我们只好用“意境”、“意象”、“意图”这一系列的词汇来表达。而“意境”说已成为历代画论画评家的研究目标,文如瀚海,但很少能有让画外的人心领而神会的,多数作概念的描绘而把意说玄了。看来,意这个东西还得自己体味为好。

  其实,意就是构思,构思得巧,以少胜多,含蓄不尽。因为再大的作品也不能包括一切。“言有尽而意无穷”,画局部、画片断、画直观印象最深的形象,但只要能引发人的联想,以少少许胜多多许,便可以使人玩味,读之再三,正像诗词中的“言外之意”,音乐中的“弦外之音”,否则,绘画的意味又在何处呢?
  
  画画的人懂得“以意运我法”。清代方薰强调:“画有尽而意无尽,故人各以意运法,法亦妙有不同。摹拟者假彼之意,非我之意所造也。”

  他一方面着重肯定了“意”对“法”的支配作用,另一方面又提倡以我之意运我之意。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画的“意”是一种创造,是个性化的体现,是“我”在画面中的位置,是一幅艺术品的价值所在。

上一篇:第五届高原·高原中国画年度展回望 下一篇:传统写意画解读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西乡县摄影家协会成立
    西乡、石泉两县联合举办庆“七一”书画联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