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天汉美术网 >> 美术频道 >> 文学 >> 浏览文章

情醉骆家坝古镇

日期:2016/4/29 17:00:14 来源:文章叶兴萍 图片 舒代林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迎着徐徐春风,闻着路边油菜花的芳香,我走进了藏在深山里的西乡骆家坝古镇。轻轻地走近它,细细地品味它,缓缓地触摸它,心中涌出一种相见恨晚的情愫。  
    骆家坝古镇不大,但很安静,时间在这里仿佛已经静止。路边的商店都在营业,却都没有刻意招揽顾客。店里的伙计要么专心做自己的事,要么微笑着看着过往的行人,与其他地方古镇的喧闹与浮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镇子边小河的水清澈得让人诧异,一位农妇正在河里洗蔬菜,清水洗涤过的蔬菜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青翠迷人。河对岸有一株醒目的樱桃花,不停飘落的花瓣随水而逝,我的内心有一种幽幽的情怀暗涌。
四周的山不高,但来得是时候,遍野的绿,很是养眼;白墙红瓦,随意点缀,或高或低、或大或小层次错落,山、水、民居恰到好处地互相映衬,自然中透出的那份恬淡,那份幽静,让长期被绑架的心松懈自由了下来。
  那棵屹立在街口的古树,有斑斑驳驳的树皮,却也有郁郁葱葱的枝条,顶端有干枯的痕迹,却并没影响它的活力,我断定它的年龄很是沧桑,没有查证,不敢妄言,但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寺庙在古镇的南端,须拾级而上才能抵达,从空间上看,它几乎是在最高处,这位置似乎透漏着点什么,最起码人们对寺庙抑或是对神灵的仰视姿态吧,庙不大,近似于四合院一类的,但缭绕的烟雾弥漫成一种氛围,净化成一种禅意,跨进佛家圣地,脚便也小心翼翼,害怕惊扰,害怕怪罪。我不信佛,但这样的幽静很是向往,置身其中,四大皆空,除了宁静就只是宁静。
穿过街道,来到农家小院,说是小院,其实是无遮无拦的院落,院子的四周少了墙或篱的阻隔,这样,更便于拉长视野。不大的院子却是绿意盎然:枣树、李树,远处还有几棵槐树、柳树,院子的东面是一块菜地,地不大,却品种丰富,一畦畦、一片片地生长着。西面是鸡窝、猪圈,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鸡在院子里觅食,偶尔能听到猪的吼叫。一只淘气的鸡正偷食主人晾晒在笸箩里的谷物,被主人发现,惊慌中把笸箩掀翻,惹怒的主人随手拿起土疙瘩向着鸡扔了过去,鸡落荒而逃。主人家的那只大黄狗也帮着主人向着鸡逃跑的方向汪汪地叫着,一时间,我被这一派生活的气息笼罩,感染,不由想到了陶渊明,他似乎经历过眼前的情景?房屋嵌在山腰或山脚,远远望去分明是山的眼,据说住在这里冬暖夏凉,我起初不相信,这怎么也比不上装有空调的现代化建筑吧,但细想,被山抱在怀里,肯定具有山的温度。
走累了,随意走进一户农家乐,四方桌子上盛放了农家人的热情和淳朴,饭菜不精致却随意自然,朴素如村妇的性格,主人操着浓浓的乡音把满腔的热情一浪一浪地涌进我们的耳朵:吃这么一点就饱了,再吃点。全没有市井商人的狡黠与贪婪,让你有回家的感觉,坐在炕头听母亲唠叨的感觉。饭刚刚吃完,女主人就端上冒着热气飘着清香的茶水,饭后饮茶是农村的习俗,我知道,盛在瓷壶里的茶并不好,但不知怎么觉得入口的是今生喝得最清香的茶。
饭后来到一个家庭考酒作坊,一进那块干净整洁的院子,一股清谈的酒香漫上鼻翼,酒坊很小,院落的那口黑色的大酒缸里盛放着满满的酒,清澈见底,一漾一漾地荡着细波,香气一泼一泼地涌进你的鼻孔,尽管我不善饮酒,然而此时真有品尝的欲望,不知怎么眼前就出现了武松大碗豪饮的畅快淋漓。这是纯粮酿制的包谷酒,难得的机会,我为父亲买了一大壶。 
登上街后的山上,整个的古镇一览无余,尽收眼底。阡陌纵横的农田、高低错落的山峦、潺潺流水的小桥......不大、不吵、随意、宁静、自然、淳朴。这样的境地不是我梦中勾勒的世外桃源吗?索性躺下,让夕阳的余辉覆盖在身上,枕着土地,铺着草,就这样静静地躺着,躺成山上的一抹风景。
 牵动离去脚步的是时间,然而,心却一直留恋,无论视线内外,心一直知道原因:骆家坝古镇是温暖的,安静的,醉人的。

 

上一篇:桃花朵朵开 下一篇:康县纪行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九月。浅秋
    樱桃花赞
    冬暖三花石回龙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