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天汉美术网 >> 美术频道 >> 文学 >> 浏览文章

康县纪行

日期:2016/5/5 8:15:06 来源:郭小奇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 摄影作者:康县李克军)

  乙未年深秋,陕西西乡文联组织美协、书协及摄协一干人赴甘肃康县学习、交流。
  穿过芋家崖隧道下坡时,车子前挡风玻璃上落下了零星的小雨点。及至驶过陕西略阳与甘肃康县交界的团结桥时,雨点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空气愈发清新,秋山愈发空濛,田畴愈发润明,屋舍愈发温馨。我想,这场多情的小雨,一定是为了让我们这些初来乍到者更多地感受到康县的秀丽吧!
距康县城十六公里处,有鸡山寺,顺便游览。正值寺中人吃饭,穿着打扮一如普通乡民,还招呼我们吃饭。山高百米,寺亦不大,约南北向两座大殿,前殿供观世音菩萨,后殿供文殊菩萨。殿宇规制皆如西北民居般狭小。问值殿人文殊菩萨是管什么的,答曰管公家人的。我顺着说了一句:噢!管功名的。半山腰南侧一亭,内立汉白玉雕雄鸡一只,高近2米,通身白羽,昂首高鸣,英姿倜傥。上山小径外侧有铁质绿漆的抽象海豚造型灯柱,似与寺庙不搭。若稍改为鸡形,则相得益彰。鸡山寺的朴实与简陋,总让我想起端着饭碗一边吃一边敲磬的不知是僧是俗的寺中人。
  此或可谓康县之行第一站。山下国道旁亦有售根雕、石头的店铺数家,可供盘桓稍息。
  未已,车抵康县城。不巧遇对向单行道逆行,愈显街道拥狭。顿挫间,已出城。同行打趣:“才堵了一会车,就出城了!”
  城内并未下车,康县文联同行自车后疾驰而来招手示意,遂鱼贯出城。向南又行约五公里,至岸门口镇许家河村农家乐“梦香缘”用午餐。此处溪流潺湲,碧树密布,农家乐沿溪散列,房舍周围杂花环绕,一脉桃园风情。溪畔立一橱窗式招贴,红底黄字,名为“红瓦房记”,记叙北宋初年抗金勇士许年因病羁留此地为百姓大义相救,后感恩入赘相谢并发家致富的故事。此后用餐之处大抵如此,或溪边,或半山,皆环境优雅之农家乐。但“红瓦房记”招贴尤为独特,当属许家河村点睛之笔!一记红瓦房,将抗击外敌、军民同心、大义相救与感恩回报以及致富图强的故事浓缩其中,所彰精神、所显情怀,令人感念、留恋。
  桌上饮食,悉数本地土特产,并无陕南汉中河海之鲜。印象尤深者,蒸熟的土豆自行剥皮后置碗中捣碎,加连汤的浆水菜及剁碎的青椒末、蒜蓉,别具风味。再是荞麦面煎饼裹菜,像北方的春卷或南方贵州一带的“丝娃娃”一样,既营养又保健。所饮乃本地家家户户都会酿造的土黄酒,用玉米、高粱蒸熟后拌麯,储半月,饮用时再加适量水熬煮,汁液为酒,甜中微酸,似为当地男女老幼皆宜。
  饭后回城,在县文化馆书画交流。康县、西乡两地书画家各展风采,切磋技艺,场面甚欢。此为素常,不赘述。可记者有二,一是康县的文化馆与图书馆各为一栋器宇不凡的大楼,令人羡慕!许是灾后重建,可在狭小的县城河沟地带,占地面积与建筑气派与有些老旧的县城形成强烈反差,重文之风可见一斑。二是书画之间,康县美协主席、善画钟馗的刘主席及卯(风云)主席等同道,不时举杯,或敬或邀,颇具西域之风,好友尊文之情,深印心间。
夜宿康县政府招待所,亦无骚扰电话打进,与别处迥然不同。心下暗暗感叹:文化之乡,不是虚名啊!

 点击浏览下一页
                                                            ( 摄影作者:康县李永康)

  翌日早餐,问及县接待办主任,得知康县人口二十万左右,年财政收入三个多亿,县委、政府确定的旅游强县战略,已经一茬接一茬地干了三届。如今,康县的生态旅游业已俨然成为甘肃省的明珠,地理优势之外,主政者的理念及传承尤为可贵。言谈之间,饭桌上的面茶、浆水鱼鱼、果子分外对人胃口,不觉中大家都吃得胀鼓鼓的。
  早饭后,乘兴参观了康县“陇南根据地纪念馆”。纪念馆位于城北白云山公园内白云山腰,紧邻县城。“白云山公园”乃1985年10月胡耀邦总书记来康县视察时题写,弥足珍贵。时光回溯到1936年,中国工农红军二方面军长征经过陇南发动“徽成两康”战役。为了执行战役计划在康县建立临时革命根据地,六师在方面军副政委关向应、六师师长贺炳炎、师政委廖汉生的率领下,从望关进入康县,经长坝、巩集、大堡,10月19日夜攻克康县县城云台。随后在云台、窑坪建立了苏维埃临时政府和陕甘游击队。仅10天时间,红二方面军六师就胜利地完成了“成徽两康战役计划”的作战任务。陇南大地上,革命的烈火可谓燃遍了山山水水。
  回顾历史的时候,人们往往记住了那些大事件、大场景或主要人物、线索,对一些不起眼的小事情却容易忽视。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突破天险腊子口后到达宕昌县哈达铺休整,通过警卫员在镇子上一个小小的邮驿收集来的国民党的旧报纸,得到了刘志丹领导的陕北红军和根据地的重要信息,并据此作出了把红军长征的落脚点放到陕北去的重大决策。随后召开的“两河口会议”,虽然有当时敌我形势、对策的分析研判,下定决心北上陕北的正确抉择最初却是因为哈达铺邮驿的一张旧报纸!
  站在“两河口会议”的雕塑前,我的脑海中“偶然性”与“必然性”像两道相向而来的电光,“嗵”地一声融汇在哈达铺毛委员拿着旧报纸的手中——历史由此改写了!
 还值得一提的是,康县虽然不是当年整个陇南闹革命的核心区,有分量的历史遗迹也不多,但因其谋得远、动得快、抓得紧,争取到了将整个陇南的“根据地纪念馆”建在本县,于红色感情维系、红色传统继承、红色旅游资源开发都称得上可喜可贺

  点击浏览下一页
                                                      ( 摄影作者:康县镡世理)
  接下来是参观游览严家坝、凤凰谷、大水沟美丽乡村建设。
  严家坝村掩映在古树参天的核桃树、柿子树、枫杨树、银杏树、菩提树林中。这些树树干硕大,均要几人合围,树枝丰茂,伸出数丈。尤其一株银杏王树,距今2800年,靠南侧树根裸露数平米,恰似群龙盘绕欢舞。当地百姓讲,树根一直长到了百米外的河滩边。更为奇特的是,树根四周的树身上,又衍生出十几株高高低低的小树,宛若一片树林。时至农历九月,银杏果已采收,而树叶依旧碧绿。“活化石”之誉当之无愧,令人啧啧称奇!
  凤凰谷村旧名史家村,因史姓家族最早来此居住且户数最多。曲水环绕,绿树、修竹遍布,央视《乡村大舞台》亦曾来此拍摄节目。村史馆中的“史氏家训”尤为引人注目,立身、孝友、敬祖先、睦亲族、敬师、取友、教弟子、和邻里、肃闺门这些常规之外,还有酬恩释怨、排难解纷、施药传方等特有训导。再优美的环境,没有与它素质相配的主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相反,哪怕自然环境差一点,只要家风、乡风好,何愁营建不出美丽的人间天堂?!
  大水沟村,源头一定有一眼茂盛的泉。依着缓上的山势和蜿蜒的溪流,水泥路里侧是一条山溪哗哗的小沟,挨着农家的场院边或厨房、圈舍的墙脚根,给朴实的农家平添几分生气与玲珑;外侧是宽两丈余的堤坝整齐的小河,放眼望去,目之所及,河中人工制造的层层水瀑,黑石银练,煞是好看。夹岸杨柳芭蕉、枫杨桂花,不输江南水乡。康县文联同行介绍,此处原来交通艰难,一年四季多是湿滑泥泞的黄泥路。百姓进城穿一双鞋,再带一双鞋,到了城里脱下已看不清鞋样的泥坨坨,换上另带的干净鞋,方去走亲戚、逛店铺。返回时到烂泥路,脱下干净鞋,又换上泥巴鞋。行人如此,其他可想而知了。面对现实,耳听过往,仿佛两重天地、两个世界。美在哪里?答案已经十分清楚了。
  三处美丽乡村,各有特色之外,至少还有三个共同的文化符号。一为都有村史馆,将生产工具、生活用品、民俗文化以及乡村旧貌新颜的对比陈列其中,教益不言而喻。二为家家户户堂屋里都挂有字画,无声地诉说着“耕读传家”的古风古习。三为就地取材,将竹片、瓦片、卵石、山石、本地花草细数利用,不花多大气力,原汁原味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厚重而赢人。
思绪跳跃到县城堵车时同行者的打趣上。康县的县城是小了些,可是,再大的县城装得下整个乡村吗?也许是走马观花,一路上我们并没有看到喧嚣的城镇化在康县的身影,这也正折射出了康县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的执政理念。试想,在逼仄的山沟沟里搞城镇化,花那么大的代价,真的能“搬得进、稳得住、能致富”吗?与其削足适履,不如将有限的资金用到“广阔天地”的新农村建设上。县城小些不要紧,美丽乡村建设才是更大的作为、更宏阔的手笔呢!
  行将住笔之际,又想到了康县特产“古酿黄酒”,塑料制成的外形酒坛样的罐体里,盛着固体黄酒——其实就是经过加工酿制的高粱、玉米、小麦等等。在我看来,又是一个独特的文化符号呀!
  康县之行,细细思量,都是些浸润着浓浓文化气息的美好故事、美好历程、美好交流。
  返程时,秋阳艳丽而暖人,恰似康县文联同仁们的殷殷厚谊。感谢孙雁主席、卯风云主席的一路陪同。

上一篇: 情醉骆家坝古镇 下一篇:巴山野菌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九月。浅秋
    樱桃花赞
    冬暖三花石回龙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