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天汉美术网 >> 美术频道 >> 文学 >> 浏览文章

巴山野菌

日期:2016/5/20 8:50:24 来源:陶崇禄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从小在大巴山里长大,放牛、割草、打柴,不仅认识许多植物、动物昆虫,还认识了不少野菌。
菌的生长离不开它的菌丝载体,什么样的植物母本会产生什么样的菌丝,长出什么样的菌来。当地人根据它的菌丝载体或象形给它们命出不同的名字。
菌丝载体长出的有板栗菌,青檀菌,包谷菌,茶树菇,木耳,构耳,老木菌等。
以象形命名如:石灰菌,牛肝菌(荞面粑),红菌,刷把菌,火檀菌,花菇,香菇,斗篷菌,羊肚菌等。还有灵芝菌、地衣等其他菌类,以及许多不知名字的毒菌。
 一般而言,菌脚较高,脚上有一道箍的多为毒菌。能食的菌都是老一辈教我们认识的,叫不上名字的没有人敢采。煮菌的时候先要放几瓣大蒜,如果煮过的大蒜变了颜色(发黑),就说明菌里有毒,不能食用。
 野菌数量最大的当数石灰菌,牛肝菌(荞面粑),红菌,刷把菌,板栗菌,青檀菌,包谷菌,茶树菇。木耳香菇乃是人工栽培的居多。 野菌因为“野”所以给人不一样的口感、不一样的享受。尤其是用野菌焖鸡,算得上巴山人餐桌上的极品。今年在骆家坝见到了一朵足足有半斤重的野菌,问及采菌人才知道是羊肚菌,每斤可卖到六十元。真可谓:物以稀为贵。
 巴山丛林里从初夏一直到秋天都有野菌可采。采摘野菌有乐趣、有惊喜,也有意想不到的恐惧。雨过天晴,丛林里的到处都能找到野菌,有的在光秃的树根附近格外瞩目;有的在落叶下面,将落叶高高顶起,像在捉迷藏;有的甚至长到了路边,长到了草坪。运气好了走在别人的前面,一会儿就能采一大背篓,喜乐之情自不必说了。但树林里有毒的毛毛虫、长虫、马蜂很多,防不胜防,又会带给人恐惧甚至伤害。
 小时候采野菌经常会遇到毛毛虫、长虫、马蜂之类。记忆最深的是我十岁那年,在一个下午领着四岁的妹妹去采野菌,在李大沟最大的那颗板栗树旁,我看到了有生以来我看到的最大的蛇(电脑上的除外),一条碗口粗约五米长的黑色蟒蛇。它向着我们刚刚经过的方向爬去,两米远的小灌木和茅草直往两边分开,树下裸露的沙土上还有近三米的蛇身和尾巴。我吓得用身体挡住妹妹,自己则浑身发抖,等回过神来,蟒蛇已不知去向。我们赶紧从另一条路回了家。后来听大人说,那边就是有一条大蟒蛇,有一年,他们插秧回家吃过饭又去田里时,大蟒蛇躺在秧田里,头在田的这一头,尾巴在田的那一头。直到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还惊叹不已。想想吃口野味也不容易,大自然的许多恩赐只有勤劳勇敢的人才能得到它。
 每次回到老家,本家亲人总拿出许多山珍送给我,我深深地感激他们这份血脉骨肉的亲情,朴实而无华。吃着巴山野菌,想着巴山亲人。
 

 

上一篇:康县纪行 下一篇:石泉印象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九月。浅秋
    樱桃花赞
    冬暖三花石回龙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