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天汉美术网 >> 美术频道 >> 文学 >> 浏览文章

石泉印象

日期:2016/8/8 15:09:27 来源:史邦奇   【字体:

与西乡县山水相连的石泉县城,我虽已去过三次,但总没有留下深刻印象,记忆里只剩下那逼仄的城区、浩荡的汉江、飞架南北的大桥、似曾相识的青山绿树,以及陕南山城古县特有的那一份悠闲与宁静。此次机缘巧合,我有幸跟着西乡的书画家们一道,前往石泉参加“石泉西乡两县欢庆党建95周年书画联展”活动。
石泉是典型的山区县,平地太少、太珍贵了,就是县城,也是沿着汉江边东西发展而成的。当我们步行走进文化馆的大门后,就被迎面而来的热情的笑脸包围了。直到领导们在前面鲜艳的横幅下列队站好,嘉宾们在我身边前后簇拥站定,我才恍然大悟:这大门入口过道处就是举行“石泉西乡两县欢庆党建95周年书画联展”开幕式的地方。一个石泉友人抱歉地向我们微笑道:“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这儿太狭窄了,没法和西乡相比……”话虽如此,但我发现:石泉的街道尽管狭窄,但基本没有堵车的现象,因为街道两边很少有随意停车的;而且街道整洁,绿化很好,没有飞尘弥漫,没有行人喧哗,甚至连喇叭声也很少听见,车流来往悄无声息,好像生怕惊动了谁。这一份豁达大气、悠闲宁静,比起西乡县城乱停乱放、浮躁喧哗的现象来,不知强了多少呢!
开幕式毕,大家就进入室内参观。说是书画作品展,其实还有大量的奇石、根雕展品。由于书画作品在西乡大都已经展览过了,所以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那些雕琢精美、寓意丰富、造型美观的奇石作品。大家纷纷驻足欣赏、拍照。
参观完毕,大家就摆开桌凳,在展览馆的一侧相对而坐,开座谈会。会议由石泉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作协副主席胡树勇主持。与会的有石泉县委宣传部长、石泉县文联主席、石泉县作协主席、石泉县书画协会主席以及各协会副主席等文艺界精英,我们西乡来宾一行十二人坐在对面。
白发苍苍而精神矍铄的石泉书画协会李主席介绍说:石泉采取“以奖代补”的方法,奖励取得成绩的协会和个人,加入省作协的奖励二千元,加入中国作协的奖励一万元,正式出版社出书的奖励一万元,内部刊号出书的奖励五千元。
这令我着实吃惊、羡慕。难怪区区18万人口的石泉县,居然有这么一支足可与41万人口的西乡县匹敌的优秀文艺人才队伍,居然有中坝大峡谷和燕翔洞两处省4A级景区,居然被升格为安康地区县级市,居然有那么多外地人前来石泉创业、投资、旅游甚至定居……
座谈会后,我们乘车前往参观石泉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鬼谷庄风情旅游园区。听石泉文艺界朋友介绍,战国时代全才式的文化大师鬼谷子就是石泉人,学成之后,隐居河南阳城幽谷中,自号“鬼谷子”,门下弟子无数,其中以学习兵法的孙膑、庞涓和纵横家的代表人物苏秦、张仪为最杰出者;鬼谷先生见门下人才众多,心满意足,加上年事已高,于是离开阳城,隐居于石泉云雾山中,隐姓埋名,终老天年。
“……因此,鬼谷先生是石泉人,石泉是鬼谷文化的原生地……”面对石泉文友自豪的笑容,我不好反驳,只好报之一笑。在如今全国各地普遍大打“文化旅游牌”的今天,对于历史名人、文化名人争夺之烈,可谓乱象一片,谁来管他是不是“生于斯,长于斯,歌哭于斯”的货真价实的地方名流?只要能促进本地旅游经济大发展,管他是真是假呢!据说山东某地,居然将声名狼藉的文学作品虚构人物西门庆、潘金莲当作“摇钱树”,堂而皇之地当作历史文化“名人”来打造所谓旅游景区,以此招徕游客、发展经济,真是可鄙、可笑而又可叹啊!
投资了两、三亿元的“鬼谷庄”文化园区尚未竣工,工地上尘土飞扬,机器轰鸣,沙石材料堆积,狼藉一片。此时烈日如火,晒得人汗流浃背。我们只好站在“烽火台”所在的城墙下,指点、议论了一会儿,便乘车返回,驶向石泉老城区的禹王宫。
石泉老城原来只有一条东西走向的街道,保留了相当多的古建筑,如禹王宫、钟鼓楼、戏台、江西会馆、古城墙等。这令我颇为感慨:作为陕南文化大县的西乡县,何尝没有这些名目相同的古建筑呢?据我所知,西乡除了禹王宫、钟鼓楼、梨园戏台、江西会馆、古城墙等古建筑外,还有东岳庙、桓侯庙、文峰塔、射虎亭、胡公堤、镇水金牛、鹿龄寺、午子观、太白洞等许多历史文化遗存,大都在“文革”时彻底毁掉了,只有镇水金牛、鹿龄寺、午子观、太白洞等著名历史文化景点保存了一些古代建筑风貌,能引发游客些许怀古之幽情。
原来,禹王宫已被作为石泉县书画协会办公地及奇石根雕展览馆,也是此次两县书画朋友切磋书画艺术的地方。下车后,大家就直奔禹王宫书画创作室。稍许休息之后,大家就开始各据一方,挥毫泼墨,进行书画创作了。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挥毫泼墨,在留下大量书画作品之后,大家终于圆满结束了挥汗如雨的文艺创作活动,准备前往城南滨江路的“汉江人家”吃饭。
再次顶着烈日,迎着清风,我们步行前进。这是石泉老街,是石泉的“文化街”。街两边有不少经过精心改造的古建筑,如茶馆、书画装裱店、根雕艺术馆、居民小院、钟楼、古城墙等,显得古朴而典雅。那传统的飞檐画栋,那庄严的城墙堞楼,那雅致的小店茶座,与这幽静闲适的环境氛围相映成趣、相得益彰。现在是烈日当空的正午时分,街上行人寥寥,但店铺门大都敞开着,有摇着芭蕉扇的老人坐在藤椅上悠闲地听着秦腔小曲,有眯着眼睛的花猫趴在树荫下小睡,有吐着长舌头的黄狗趴在石板台阶边看门。不时从哪里飘来缕缕茶香,或者一段丝竹小调,仿佛要带你到梦中去。
正在沉思默想,猛抬头已出了“文化街”,来到南北向的小吃街。街道不长,两边店铺大都是烧烤店,一律当街摆着桌凳,撑着遮阳伞,守株待兔般静候着顾客上门。由于天热,现在基本上没有顾客,每家烧烤店前都是空荡荡的,显得冷清而寂寥。石泉文友告诉我们,晚上这里热闹极了,今晚还有西安的书画朋友过来相聚,劝我们留下。我们婉言谢绝了。
临别之际,夜色如海。汉江南岸灯火璀璨,如一条闪烁变幻、五彩缤纷的光带缠绕在山腰处、飘落在江面上,宛如瑶池仙境,美不胜收。别了,山水如画的石泉县!别了,一见如故的朋友们!

 

上一篇:巴山野菌 下一篇:九月。浅秋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九月。浅秋
    樱桃花赞
    冬暖三花石回龙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