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天汉美术网 >> 美术频道 >> 文学 >> 浏览文章

秋风中,想起那宽大襟

日期:2017/9/15 10:11:40 来源:叶兴萍   【字体:

 春去秋又来,苦命的傻娘已经死了很多年了,每当秋风起,我总会想起她的宽大襟。
傻娘的家就在江边上,一间很破旧的土墙房子,每次路过傻娘家门前,我们这些孩子都提心吊胆,生怕被傻娘捉了去。
  不知道傻娘是什么时候变傻的,我打从记忆起,傻娘就已经傻了。傻娘其实有个很好听的名字“翠翠”,她长着一张宽大的脸,身材矮小,走起路来弓着背,迈着很大的外八字步,每天不是在那里傻笑,就是自言自语的念叨什么,老是吐着口水,然后用手去扒拉,还经常把一只干瘪瘪的乳房露出来喂她的孩子。最让我难忘的是,她终年穿的服装:长到膝盖,宽大襟的衣服。
  傻娘的男人原来还做了几年我们队上的队长,也不知怎么地找上了傻娘,也许傻娘原本是不傻的吧,看那模样,年轻时还颇有几分姿色。明白世理后想想,傻娘的男人还真不错,一生就守着傻娘,再也没有改变过。傻娘一共有五个孩子,大的叫冬瓜,虽然不像傻娘一样那么傻,但也还是个傻瓜,我们那里的人骂人,就说你是个“蠢冬瓜”,出处就在傻娘的这个孩子。我们还小的时候,冬瓜已经挣工分了。冬瓜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两个弟弟,所幸都还正常。
  傻娘家的生活太苦了,除了她男人和冬瓜挣几个工分,再没其它经济收入,那么大一家子每天要吃喝,困苦可想而知,偏偏那年月,谁家都不宽裕。看着几个孩子饿得只叫唤,傻娘就经常拿着一个破钵子,笑嘻嘻的站在人家门口也不说话也不乞求,任凭人家骂她赶她决不离开,直到主人家给她一点吃的为止。记忆中好像傻娘从未换过衣裳,一直穿着宽大襟的衣服,她孩子的衣裳好像也是露胳膊露腿的,左邻右舍看在眼里,总是摇头叹息,却也无可奈何,谁家的日子都好不到哪去。
  傻娘好像不大下地干活,不知道是干不了还是队上嫌她傻。不过很多时候,傻娘自己一个人总是到山上砍柴的,或者肩上扛一把锄头,胸前吊着最小的孩子到菜园子干干活,然后回家做做饭。孩子哭了,傻娘不说话,就把孩子抱在怀里傻笑着拍打着,也怪了,孩子居然就会停止哭闹了,真是傻有傻的办法。
我们这些孩子不懂事,一看到傻娘就跟在她后面喊;“傻翠翠,疯翠翠……”傻娘不恼也不气,还是那么嘻嘻的笑着,但是我们如果欺负她的孩子,她就会气势汹汹的来打我们赶我们。母爱,没有傻子。
  记得我十岁那年,傻娘的冬瓜死了,不知道是什么病,一下子就走了。大人们都去帮忙处理后事了,我们也在那里不知所以的玩耍。傻娘看着那么多的人在她家有些懵了,却依然傻笑着,别人告诉她,你儿子死了,你还笑啥呀?傻娘好像不知道什么是死,还是笑着。直到灵堂里要盖上棺木的那一刻,傻娘看见她的冬瓜躺在棺木里不言不动,似乎明白了什么,猛地冲上去,不让盖棺,伸手去拉她儿子起来,嘴里不知道说着什么,样子很是焦急,神情激动。人们拉住她,告诉她,冬瓜死了,要入土为安。傻娘却一下子又笑了,伸手轻轻拍在冬瓜蜡黄的脸上,说着;“困了,睡了……”
  冬瓜死后,傻娘见着人就问,冬瓜呢?好多个漆黑的夜晚,村上人都听见傻娘凄厉喊着,冬瓜,冬瓜……
  傻娘的男人在冬瓜死之后更显得苍老了,丧子之痛让他脾气变得很暴躁,经常拿傻娘出气,打的傻娘只叫唤,身上脸上到处是伤。傻娘的男人原本就喝酒,冬瓜死后,看着傻婆娘,几个未成年的孩子,更是愁上加愁,烦上加烦,除了借酒消愁,别无他法。
  傻娘还是那么傻,似乎傻得更厉害了,或许是被她男人打怕了,她的眼睛里总是充满了恐惧,然后低着头东张西望,却忽然一下子又笑了。
  我上初中那会,傻娘的几个孩子也大了,大女儿长的很矮小,有点点痴呆。我们学校有个老师的弟弟,长得一表人材,却是个哑巴,也不知谁介绍的,傻娘的大女儿就嫁给了他,据说他的家乡离我们镇上很远,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傻娘的大女儿。
  傻娘的男人或许是积劳成疾,又或许是太过忧郁醺酒如命,我初中毕业不久也死了。傻娘对她家的这一切变故似乎没有过多的改变。只是经此以后,傻娘很少在某一个地方傻呆着,更多的时候,是看见她忙绿的身影在乡间穿梭,不时地撩起大襟擦擦额头的汗,不知道忙什么,也没有太多人去注意。
  后来,我离开家乡,听说傻娘死了,死在她二女儿出嫁之后的一个秋天。据说傻娘死时,身上依旧穿着那件宽大襟的旧衣服,瘦弱的身子卷缩在一床破旧的棉被之下,脸上带着傻傻的笑容。再后来,又听说她的次儿死了,竟然是躺在床上活活饿死的。这让我很震惊,特意打电话回去问了个究竟。其实,我对傻娘的这个儿子是比较熟悉也较为欣慰,因为他画得一手好画,特别喜欢画虎,而且真的很传神,入骨三分。怎么就饿死了呢?还只有二十出头。人家告诉我说,傻娘的这个儿子是忧郁而死的,躺在床上几天几夜不动,不吃不喝,只想了了这万丈愁绪,解脱红尘而去。唏嘘的同时,我不禁黯然,这样一个如花的生命怎么就如此脆弱?傻娘啊,如你泉下有知,是哭还是笑呢?
  过年回家,无意间碰到了傻娘最小的儿子,穿着挺时尚的,据说结了婚,还有了孩子,夫妻都在南方一个城市里打工,这该是傻娘一家能让人听到最好的消息了吧。想想傻娘一家,死的死,散的散,怎不让人同情?
  悠悠岁月,太多的事都已成了模糊的记忆,或者早已遗忘,但我很多时候仍然会想起傻娘可怜的一家人,遥祝傻娘一家故往的人在另一个世界安好,还在的人好好活着,幸福健康。
 

上一篇:那一树淡淡的桐花香 下一篇:没有了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九月。浅秋
    樱桃花赞
    冬暖三花石回龙湾